飞信网、飞信家园、飞信空间、飞信同窗与您分享最文艺、最清新、最温暖的飞信美文、励志心语,用小清新的美丽图片来点缀这些文艺青年最爱的心语文字。

你没法把酣睡在沙发上的中国家庭一一叫起来

这两天一则新闻吵得沸沸扬扬:一位儿子带着父母在瑞典夜间要求睡在酒店大堂,并表示愿意付费的情况下,被警察强制带离。


blob.png

媒体第一时间的报道


blob.png

“这里是瑞典”提供的信息

这让我想起我去逛宜家的经历:每次去宜家我都选择一个最早的时间或是最晚,绝对避免在周末的白天,不是因为躲避拥挤的人群,而是不想看到沙发和床垫区睡满了家庭。这种情况下,当你需要买这些产品的时候只能在网站上订,而不能去亲身体验,因为你捞不着机会,没法把那些酣睡的家庭一一叫起来,他们会对你惊了他们的美梦而怒目圆睁。

一个适宜的空调温度和簇新的床上用品是全家周末的度假最佳选择,这个可能是遍布全球的宜家家居公司做梦也没想到的中国式购物体验。只是很难理解这些人是怎么做到的,在公共场所四仰八叉大睡,这比在餐厅之外的地方大吃大喝还失礼,是失去了怎样的人际边界,才能达到如此无人之境的。

blob.png

睡在宜家的人们

blob.png

睡在宜家的人们

火车站和机场同样看到这些将自己当成大地子民的放纵的人群,很自然地除去鞋子,躺倒,光着脚张着嘴鼾声大作地仰倒,睡眠成了头等大事——缺乏睡眠,睡觉这事刻不容缓。又如旅行胜地巴黎的那些奢侈品商店外,大地的子民以田间地头的休憩方式遍布在门外,流浪汉状地躺卧的人群都刚刚在老佛爷里刷了几万欧元购买了当季的时髦衣品,但保温杯和泡面又放在那些名牌纸袋上。

我们到底是贫穷还是富裕这始终是个谜,付得起全家的国际航班买得起最当季的名牌的情况下,不能体面端庄地坐在一个好餐馆点一份像样的正餐或是预订一个能提供良好睡眠酒店,也不能给旅行一个充裕的时间。我们那么急切地需要躺倒,却不给自己一个更体面一点的躺倒条件,躺倒之于生理是如此重要之需,于是在公共场所的那些倒卧,即便受到了目光的鄙夷,被妨碍了的牢骚,或是任何嘲笑与批评,都能做到无动于衷。

在不断频发的旅行新闻里看到人们在随便一个街道便溺,躺倒,餐饮,或是手机外放出嘹亮的流行歌,很疑惑我们的教育里不是说最缺自我吗,为什么自我在公共场所放得这么大?自我到唯我独尊的份上?

比如,可以无视旅馆的时间规定,不到入住的时间不得入住,何况这是通行的普遍规则,是凭什么认定旅馆有义务为提前到达的客人提供一个大堂的沙发以供躺倒?因为旅行劳累或是父母有疾或者以为付费就行,这都是以为世界围绕自己意愿转的自大,一厢情愿地认为旁人必须体谅必须帮助,这都不是道德绑架的层面了,是骚扰!自我的体感是那样的重要,重要到可以蔑视其他人的感受,就等于是不把别人当人看。

blob.png

当别人不愿意围绕自己的意愿时,不被尊重的感觉会瞬间压垮自尊和意志,所以才会见到一些当街匍地呼嚎的人,比如前阵子先是袭击男童又殴打家长的那位母亲,明明占了上风却忽地躺倒在地喊叫;又比如某个超市门前的大妈叫骂一阵后,颓然躺在地上打滚。这到底是弱还是强啊?就和贫穷富裕一样让人看着捕朔迷离。

看着这样的视频我常想是什么让我们的某一代人就忽地变成一个看上去很强势蛮力但又脆弱得不堪一击的人?年轻的时候他们是过着怎样的生活,相信什么样的价值,受过什么样的摧毁和打击,抑或是受了什么样的自我中心的教育使得个人意志如何外强中干?这里面一定有些更深层次的心理原因,有社会教育上的共性,一定有些什么造成了我们不顾体面,情绪恣意完全失去控制,变得那样具有攻击性又会被任何对方的不允随时击倒在地。

在飞机上因为座位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使得航班返航,因为孩子争执而已家长却打得头破血流,这些事情的频发让我们身处在一个看起来过于危险的世界,因为看起来人人都不顾边界,随意触犯边界,而对自己权益的边界又严防死守寸步不让,无法控制情绪才会导致全世界的新闻上都是我们同胞的互相攻击,或是街边的躺倒与呼嚎。

前面新闻里的那一家三位,认为主动付费就理应得到应允,情绪过激大喊大叫扰民,这些国内看起来不是问题的问题在一个依法理不依人情的社会中都显得太刺目了,在新闻中的控诉把自己形容成无助的弱者只是因为他们第一次意识到撼动不了规则,而凡是规则就既是约束也是公平保障所有人的利益。

那些愿意体谅所谓弱者的看客,批评酒店的不近人情,但倘若他作为住店客人在清晨想在大堂坐下休息时,看到有人理直气壮地说因为已经付费了,所以买下了酒店的大堂沙发倒卧,他们会不会去斥责酒店方的混乱呢,会不会又和沙发上休息的同胞引发新的肢体冲突呢。不约而同地遵守规规可能是解决边界和情绪的一个好的约束,约束自己和他人的同时,大家都能获得平等的利益,这不是最简单的道理吗。

看到老人坐在酒店门前的举手向天呼嚎,无奈的女警以及旁边满脸不解的路人,大概是实在难以想象这背后的原因只是住在酒店大堂的要求未遂。酒店不愿意与客人直接冲突并且也自认没有这种冲突的权力,才会求助于警察吧。这种呼嚎的姿势让我想到了很多最绝望的场面,一个人绝望到一定程度才会有这样的举动,但只是无法住店被警察抬出来就绝望至此的话,那么这些人的前半生是如何度过的?要知道这一代人他们经历过最糟糕的时刻,体会过饥馑,受过委屈,始终在努力把日子过好,在很多难熬的岁月里普通人都是用坚韧的生活态度经历过来的,为什么面对一个并不残忍的拒绝就会崩溃到如此境地?

我们肯定不是虚弱的人,也早不贫穷,我们这个社会盛产学霸,盛产创业者,那些有野心改变世界的人,创造命运奇迹的人都是从这个社会里走出来的,至于财富给人的信心,看看全球的旅行财报就知道了。既然老觉得欧洲和日本的社会购买力都需要我们出国来顶起,我们应该是无坚不摧的人才是。所以为什么要时时躺倒?时时呼嚎?为什么会在被拒绝的时候不是体面尊严地解决问题而是以最脆弱的方式?为什么不是自己解决所需而是要强迫别人按照自己的意愿?自尊心这种事儿不是从来都自己给自己的吗。

全世界可能有一百亿张沙发,但只有自己家里的沙发,是真真切切地属于自己,无论如何躺倒惬意都不会影响到别人,也不需要其他人的同意。除此之外,有一个很硬的道理,像一个人类公约一样,一个基本文明的守则一样,那些不属于你的,强买也不行,哀求也不行,谴责也没用。带着个人强烈的自我意愿出门的人,会有很多个遇到禁止的时刻,匍地呼嚎的戏码最终什么也不会战胜。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上一篇: 明太祖朱元璋为何要剿杀明朝当时的“第一富翁”?
下一篇: 是非判断:近期社会现状之一瞥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