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信网、飞信家园、飞信空间、飞信同窗与您分享最文艺、最清新、最温暖的飞信美文、励志心语,用小清新的美丽图片来点缀这些文艺青年最爱的心语文字。

林溪:面鱼

面鱼跟鱼一点关系都没有,它是关乎面点方面的一种美食。一日在朋友圈里转悠, 一个名为“荧屏内外”网友发的一组关于面鱼的图片吸引了我。我和网友都是同时代人,岂能不知道面鱼为何物?网友说的一点都没错, 面鱼不是面疙瘩。面疙瘩是小麦面粉用水拌成黄豆粒般大小,下在开水锅里后加上各种调料而成的面食,称为“疙瘩汤”。也许是因为“疙瘩”这个词不好听,现在饭馆里面都美其名曰“面须”,作为主食让客人选择。而面鱼的做法和面疙瘩完全是两回事。我不会做面鱼,所有的记忆都源于母亲的味道。

林溪:面鱼

记得在我十来岁的时候,有一天母亲说:“今天抹面鱼吃。” 我听了非常高兴,因为在那个年代能吃上“鱼”,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可是当面鱼端上桌的时候,我不让了,质问母亲:“你说烧鱼吃的呢?” 母亲说:“傻孩子, 面鱼不是鱼,是用面做成的,样子像鱼一样的……”

我有种被大人欺骗的感觉,很不开心,当吃着面鱼的时候,脸上立即阴转晴,觉得它虽然不是鱼,但还是挺好吃,软软的,韧韧的,口感比面疙瘩不知好多少倍。

从那以后,我常常缠着母亲给我们做面鱼。母亲再次做面鱼的时候,旁边便多了一个看客。只见母亲从笆斗里挖了半干瓢面粉倒在一个大黄碗里,又从水缸里舀了半瓢水,右手拿筷子,左手倒水,一边倒一边搅拌,直到大黄碗的面和水形成均匀粘稠的糊状。这道工序是有讲究的,水兑多,面糊稀了不成形;水兑少,面糊干了筷子抹不下来。当母亲把面糊和好的时候,我姐已经把锅里的水烧开,只见母亲左手端起大黄碗向锅里倾斜一个角度,碗里的面糊即将往下流,她右手拿起一根筷子麻利地把快要从碗边流出的面糊往下拉,面糊顺着筷子缓缓地落到锅里。被抹到锅里的面鱼有长的,有短的,长的如大黄鳝,短的如小泥鳅,它的长与短全凭操作者的喜好。直到这时,我才真正明白这个面食为何叫面鱼。下到锅里的面鱼很快变了色,锅底的柴火还在继续,大约过了两分钟,面鱼熟透了。母亲往锅里撒下盐巴,倒点酱油、醋,再倒进事先做好的调料:葱、姜、蒜泥。就这样,一锅美味的面鱼大功告成。

母亲已逝,不吃面鱼已久。当我在办公室谈起网友发面鱼图片的时候,同事们你一言我一语。有的说现在饭店的鱼头汤里就有面鱼,有的说他家还经常抹面鱼吃,又有人说菜市场里也有卖机器加工好的面鱼,还有人说在我们这儿河西片的几个乡镇,至今还有除夕早晨抹面鱼吃的习俗,寓意为年年有余……

本以为,面鱼这道美食会随着会做人的不断离世而失传,没想到它不但没有失传,还被现代人传承和创新了。看来是我OUT了。

(本文作者:林溪,文章来源:淮海晚报,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

顶一下 (0
踩一下 (0
上一篇: 我有过100次离婚的念头,但第101次还是选择了你
下一篇: 愿我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