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信网、飞信家园、飞信空间、飞信同窗与您分享最文艺、最清新、最温暖的飞信美文、励志心语,用小清新的美丽图片来点缀这些文艺青年最爱的心语文字。

当家不易,站锅更难

当家不易,站锅更难

     01     

当家不易,谁当谁知道,大到国家,小到一个家庭。

国家的命运前途,发展方向要把握得又准又稳,这样才能江山永固,百姓安宁。对于家庭来说,亦是如此,俗话说,居安思危,有备无患,作为负责任的一家之主,家庭过得好不好,小孩的教育,老人赡养,工作、家务都要有谋划,马虎大意不得。

孔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意思虽然简洁明白,但凡夫俗子达不了这个境界,举重若轻的事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老家兴化把厨师叫成站锅的,比喻很贴切,厨师嘛,就是一天到晚站在锅灶旁忙活的人。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厨房都装上了燃气灶,以前农村做饭,必须有两个人配合才行,一个站锅一个烧火,烧火的叫“火头军”,这跟打下手的差不多,全听站锅的指挥,火把子大一点小一点,什么时候熄火用灶膛的余温把饭菜煮熟,在站锅的指挥下,“火头军”得悉数照办,不然菜炒得不好,责任全在“火头军”。

这话一说,已经过去将近20年了。除了节假日回农村老家,偶尔还能体验一下当年农村烧灶的感觉。现在搬到城市,全部用上了管道煤气,站锅的就不容易了,菜烧得好不好,没有推卸责任的对象了。

我们家,我是当家的,也是站锅的。当家不易,站锅更难,深有体会。

     02     

第一难是买菜,我和徐徐喜欢大荤,猪手、腰花、肥肠是最爱,丁丁也是来者不拒。老婆恰恰相反,基本上是荤腥不沾,偶尔吃点猪肉也是一丁点肥的不要。这就难办了。有人说,这难什么,你荤素分开来买,分开来做,各取所需。其实不然,说明你未当过一家之主,一家之主最主要的一项责任就是保障全家营养和健康啊。老婆不想吃荤就不给吃,工作、家务那么辛苦,营养哪能跟得上呢?

所以得动脑筋,花心思。红烧肉不吃,可以炒肉丝、做肉圆子;猪手不吃,可用猪手汤下面条和粉丝;除了猪肉,还有牛肉、羊肉、鸡肉可以代替的嘛!

站锅的第二难是时间难以把握。放了假,一家人团聚,得吃点好的吧,早餐更要吃好。吃什么早饭,基本上前一天晚上就想好,我们住的小区是老城中心,你能想到的各式早餐下楼五分钟基本上都能买到。但我们家的传统是除了特别复杂的,一般的早餐都是自己动手做。我是泰州人,老婆是宿迁人,虽然说一个苏中一个苏北,相隔不过三四百里,但饮食差异还是很大的。所幸,我俩相互包容,又共同生活了20年,口味习惯已基本趋于一致。徐徐、丁丁出生在淮安,南北交融,什么都吃。

既然这样,做顿早餐有那么难吗?

难,难的是时间。就拿这个暑假来说吧,因为疫情原因,徐徐早上六点半就要起来晨读,小姑娘那么辛苦,营养得跟上,早饭既要吃得好,也不能太迟,八点之前得吃到。但是这边呢,因为暑假,加上《觉醒年代》《大决战》老婆一集不落,每晚必追,七月底,东京奥运会又开始,这下热闹了,这边《大决战》刚刚结束,奥运会又开幕,每天看得晕天黑地,早上自然就起不来。丁丁更好,妈妈不睡他不睡,妈妈熬夜到几点他也到几点,每天作息时间跟妈妈基本一致。

徐徐等着吃早饭,那两个人还在呼呼大睡。怎么办?只能辛苦自己,先把徐徐的早饭做上。等她们母子俩起来重做。

麻烦一点不要紧,让人难过的是,你辛辛苦苦准备的早餐不能在最恰当的时间被享用。打个比方,你到米其林餐厅吃牛排,为了保证口感,大厨几乎是掐着秒上菜,可你呢,非说太烫,要冷了吃。这不是枉费大厨一番苦心嘛。

我就经常遇到这种情况,让人哭笑不得。拿我们经典款早餐“兴化粉丝汤”和阳春面来说吧,大家知道,粉丝不能沤,兴化水面更不能,一沤就“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了”,这边我跟老婆和徐徐说过时间,基本也是掐着秒兑汤、下面、捞面、上桌。徐徐还好,遗传我的基因,手脚麻利动作快。粉丝或面条刚端上桌,她已经拿着筷子在等了。老婆呢,嘴上说快了快了,起码还有三五分钟,好端端的面条,口感打了五折。这要是放在兴化,根本不可能的事,从下面条到吃完,正常不会超过五分钟。

早餐难,时间难以掌握,内容也难把握。前面说了,我和徐徐喜欢大荤,早上起来吃碗猪手面最过瘾最舒服了。老婆呢,本来就不喜欢荤,早上更甚,看到荤的就吃不下。怎么办?只能辛苦自己。所以,我们家早餐从六七点吃到八九点,甚至十点也是常有的事,品种也是涵盖大江南北,面条、粉丝、稀饭、大饼、鸡蛋,要是周末和节假日,还有大煮干丝、生姜片、小炒等。

第三难相比前面的,现在看看倒不算难。就是口味的不同,咸淡甜苦这里我就不说了,就说一个辣字。徐徐和我喜辣,到了无辣不欢的地步。老婆也喜欢,但受辣程度次之,加上忌惮辣椒吃多了对皮肤不好,既爱之又怕之,想吃又不敢多吃。丁丁遇到好吃的菜,有点辣也不怕,绝大多数情况下,见辣色变。

     03     

从站锅的角度讲,要让一家子吃好,有营养、有味道,得费点心思。我们家都爱吃鸡,偶尔炖个小公鸡,大家吃得都很欢,炖小公鸡也是我的拿手菜之一。考虑到一家人对辣椒的接受程度不同,正常烧之后,临起菜前,先给丁丁装碗不辣的,然后加辣,加配菜(老婆特别喜欢荤菜里的配菜,只要是素菜皆可配)。烧菜还好,先装一份,然后加辣再烧一会,辣味就能进去。炒菜就麻烦点,先装好一份后,再加辣炒菜,火候和味道就难以把握了。

站锅难,为吃什么、做什么、怎么做绞尽脑汁,从厨房到餐厅,早中晚每天来回走动数十次,有时候气到不行、累到不行,发誓再也不做饭了。但一家之主的责任,加上骨子里伙夫的秉性,说归说,第二天天不亮,又下楼买菜,谋划一天的吃食了。

(本文作者:徐昌政;文章来源:淮海晚报)

顶一下 (0
踩一下 (0
上一篇: 一起变好更幸福
下一篇: 漫漫回家路,何处是归途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