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信网、飞信家园、飞信空间、飞信同窗与您分享最文艺、最清新、最温暖的飞信美文、励志心语,用小清新的美丽图片来点缀这些文艺青年最爱的心语文字。

文革文献:再揭触目惊心的高薪阶层——把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庇护下的北京市文艺部门的高薪阶层揭出来示众

再揭触目惊心的高薪阶层——把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庇护下的北京市文艺部门的高薪阶层揭出来示众

3.牛奶洗脸

荀慧生终年用牛奶洗脸,在我国国民经济暂时困难时期,买不到牛奶,就改用豆浆洗脸。

4.赵燕侠要喝北京牌啤酒

1962年赵燕侠去宣化演出,她心血来潮,点名要喝北京牌啤酒。宣化城市不大,没有北京牌啤酒,迫得工作人员到宣化火车站,等候从北京开往张家口方面去的客车,幸亏在餐车上买到了几瓶北京牌啤酒。赵燕侠不喝瓶装的熟啤酒,要喝大桶装的生啤酒,买来的好几瓶,也只好送给别人。

5.北京城中的“小台湾”

京剧演员梅兰芳,一家六七口人,平时雇用传达、炊事员、褓姆、勤杂工等八、九人,多时到十四、五人。

他们有的是钱,仅银行存款现金一项40万元以上,公债几十万元.

家里珠宝玉器,古玩、文物,琳琅满目。

梅兰芳的儿子是一个十足的资产阶级少爷。他说。“我不能吃窝头,吃了窝头要长疙瘩。”下乡劳动要带着够吃几天的面包和香肠。他的爱人原为某图书馆的管理员,嫁到他家后也不工作了。去外地演出,还带着他爱人去放风筝。他有从意大利进口的摩托车,有装有仪器的特殊自行车.整天好逸恶劳,游游逛逛。

梅兰芳的老婆经常在家里请客吃饭,少则几人,多则几十人。和马连良等人的老婆常来常往,打麻将,斗牌,过着矫奢淫逸的生活.杀害我革命先烈“二七”大罢工工人领袖林祥谦烈士的刽子手张联英和他的小老婆也经常出入梅家。

梅的一家,有北京城中的“小台湾”之称。

※※※※※※※※※※※※※※※※※※※※

毛主席说:“凡是敌入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们,革命的同志们!这里我们把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庇护下的北京市文艺部门中的高薪阶层揭出来示众。由于我们了解的情况有限,揭得不够深透,希望了解这方面情况的同志,再进一步揭发,让我们团结起来,打倒刘少奇!砸烂高薪制!彻底摧毁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彻底肃清高薪制的恶劣影响。


毛主席教导我们:“各种艺术形式——戏剧、曲艺、音乐、美术、舞蹈、电影、诗和文学等等,问题不少,人数很多,社会主义改造拄许多部门中,至今收效甚微。许多部门至今还是‘死人’统治着。……至于戏剧等部门,问题就更大了。”林副主席去年三月二十二日给中央军委常委的信中尖锐地指出:“十六年来,文艺战线上存在着尖锐的阶级斗事,谁战胜谁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文艺这个阵地,无产阶级不去占领,资产阶级就必然去占领,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这是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极为广泛、深刻的社会主义革命,搞不好就会出修正主义。”

解放十七年来,北京市的文艺部门长期在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统治和把持下,把文艺部门看作他们反革命的先头阵地,为复辟资本主义大作舆论准备。就是在这些文艺部门,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反对无产阶级政治挂帅,提倡资产阶级物质刺激,大搞反革命经济主义,鼓吹和倡导“三名三高”政策,庇护旧社会的遗老遗少,培植高薪阶层,为复辟资本主义培植社会基础。

当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在1956年就到处散布“好演员工资要高些,吃得要好些”的修正主义谬论。旧北京市委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头子彭真、刘仁、邓拓,旧市委宣传部三反分子李琪,旧劳动局三反分子万一、鲁恒,旧人事局三反分子任彬、齐岩,旧文化局三反分子赵鼎新、张梦庚之流,秉承他们黑主子的意旨,在文艺部门搞了一小撮高薪阶层。现将我们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公布于众,供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们和革命的同志们揭发、批判时参考。

一、文艺部的中的“三高”

文艺部门中由于从民营改国营的人员很多,旧艺人的工资很高,也带到国营剧团来了。定了国家规定的文艺人员工资级别后,有批人产生巨额的保留工资。对于这部份不合理的保留工资,是采取措施逐步取消,还是维护不变;对于文艺人员最高工资和最低工费之间的差距,是逐步缩小,还是逐步扩大,在这里存在着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之间的尖锐斗事。

早在1949年,中共中央《关于改造旧职员问题》给北平市委的指示中就明确地指示:“在企业中实行原职原薪不是绝对的,一有可能,群众条件一经成熟,就必须进行改革”。

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在当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邓小平支持和庇护下,拒不执行中央指示,却变本加厉地保存和维护高薪制度。国务院曾多次发出“关于取消保留工资的规定”.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都抗拒执行,通过1956年的工资改革,反而从制度上把“高薪”肯定了下来。

1958年,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指引下,许多部门的革命群众,提出恢复供给制和取消对少数人的保留工资,这些革命的要求也被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所压制。

1964年7月14日《九评苏共中央的公开信》发表,广大革命职工再次要求取消保留工资,也由于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压制,还是没有取消。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就是这样千方百计地把高薪阶层保护了下来。

1.薪金高得离奇

据初步了解,北京市文艺部门中有些人薪金高得十分惊人,尤其是京剧界,这个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长期统治下的反动堡垒,纳罗了旧社会的遗老遗少,大演特演“名、洋、古”,“封、资、修”的资产阶级“名、老”演员,工资之高,令人惊讶。

顶一下 (166
踩一下 (19
上一篇: 文革文献:触目惊心的高薪阶层
下一篇: 崔永元复仇记:从《大轰炸》到大轰炸

评论区

表情

共1条评论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