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信网、飞信家园、飞信空间、飞信同窗与您分享最文艺、最清新、最温暖的飞信美文、励志心语,用小清新的美丽图片来点缀这些文艺青年最爱的心语文字。

文革文献:再揭触目惊心的高薪阶层——把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庇护下的北京市文艺部门的高薪阶层揭出来示众

6.高稿酬,高报酬

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统治下的北京市文艺部门的高稿酬、高报酬十分严重。尤其是那些资产阶级代表人物,除领取高薪外,还领取高稿酬,高报酬。例如: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反动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大汉奸梅阡,月工资170元。编写反动影片《桃花扇》,得稿酬六千元.梅用此款买了电视机、落地式遥控收音机等,过着资产阶级腐朽生活。

1956年马连良等人拍摄电影《借东风》,马得报酬一万元,谭富英、叶盛兰二人各得报酬八千元,裘盛戎得报酬六千元。

张君秋在上海拍摄电影《望江亭》,得报酬六千元。

马连良等人拍摄电影《秦香莲》得报酬万元,他们嫌少,认为没法分配,一直在剧团存着。

1962年马连良灌唱片《失街亭》一段,得报酬一千元,他嫌少,不满地说:“过去我灌一段《五家坡》,就买了一块坟地。”

再揭触目惊心的高薪阶层——把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庇护下的北京市文艺部门的高薪阶层揭出来示众二、在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支持、包庇下,高薪阶层的罪恶活动

毛主席说:“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决不甘心于他们的失取,他们还要作最后的挣扎。在全国平定以后,他们也还会以各种方式从事破坏和捣乱,他们将每日每时企图在中国复辟。这是必然的,毫无疑义的,我们务必不要松懈自己的警惕性。”

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猖狂地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毛主席的文艺路线.他们和资产阶级的“名、老”演员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干了很多罪恶勾当,这里只举出十一件事情。

1.彭贼授意,《四郎探母》出笼

1961年11月初,反动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张君秋,要演为汉奸、叛徒唱赞歌的《四郎探母》。张在长安戏院问彭真:《四郎探母》能不能唱?彭真说:“可以唱嘛!过去唱了多少年还不是唱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来。”旧文化局三反分子张梦庚,也在一旁摇旗呐喊:“可以唱,可以唱!”张梦庚还发表了《四郎能不能探母》的反动透顶的文章,《四郎探母》又重新出笼了。

2.徐冰点头,《九更天》上演

1962年,马连良配合国内外牛鬼蛇神的反华活动,要演出宣扬奴化教育的反动京剧《九更天》(即《马义救主》)。马在政协礼堂见到大叛徒徐冰(原中央统战部付部长),徐冰说:“这个戏可以演”于是这出禁演多年的反动京剧,也出笼公演了。

3.《海瑞罢官》与马连良

1959年,马连良在全国政协礼堂对反革命分子吴晗说:“你给我们写个剧本吧!”吴晗与马连良串通,在其黑主子刘少奇、彭真的支使下,1959年吴晗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大毒草出笼了。为了演出这出反动透顶的京剧,1960年春,在旧市人委西院小客厅开会,三反分子陈克寒在会上说:“京剧、戏曲,现在要从历史剧为主,现代戏可以尝试。”反共老手吴晗在会上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大放厥词,他疯狂地叫嚷:“我是搞历史的,写剧本是我的业余的业余,可是我爱写剧本,我不怕改,一次、两次、七次、八次都成。”会后经过一番紧张的排练,1960年8月16日,在北京工人俱乐部彩排《海瑞》。马连良扮演“海瑞”。三反分子齐燕铭、陈克寒等亲临剧场,观看了首次彩排。

1961年1月31日,经这些反动家伙们精心策划,再三修改、彩排后,演出了《海瑞罢官》。

这出反革命的历史剧上演后,江青同志在中山公园音乐堂看了此戏,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才被迫停止演出。

顶一下 (166
踩一下 (19
上一篇: 文革文献:触目惊心的高薪阶层
下一篇: 崔永元复仇记:从《大轰炸》到大轰炸

评论区

表情

共1条评论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