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信网、飞信家园、飞信空间、飞信同窗与您分享最文艺、最清新、最温暖的飞信美文、励志心语,用小清新的美丽图片来点缀这些文艺青年最爱的心语文字。

文革文献:再揭触目惊心的高薪阶层——把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庇护下的北京市文艺部门的高薪阶层揭出来示众

4.彭真与马连良

1963年,江青同志深入北京京剧团大搞京剧革命,亲自指导排演革命的京剧现代戏。彭真为了对抗江青同志进行京剧革命,授意马连良等人排演“现代戏”《杜娟山》。反动人物扮演反动人物倒是挺象,要扮演正面人物,怎么也装不象。马连良扮演老贫农郑老万,结果演成了旧戏《四进士》中的宋士杰。群众对此很有意见。马却对此大为不满,借口两句唱腔,封建把头的恶性发作,在排练场上破口大骂参加排演的共产党员,使排演中断。

事情发生后,剧团开小会批评了马连良,马更加不满,便找其黑主子彭真“诉苦”。彭真听后大怒,把剧团狠批一顿,并对马进行了安慰,临走时彭贼亲赏马连良半导体收音机一台,以示鼓励。

5.骇人听闻的“吗啡”事件

解放以来,裘盛戎、马连良经常从后门走私吸毒,扎“吗啡和杜冷丁”。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采取“掩耳盗铃”的手法,包庇、纵容,让其非法行为长期存在。

1963年4月,北京京剧团去香港演出,裘、马公开提出要扎“吗啡和杜冷丁”。旧市委宣传部三反分子李琪为他们辩护说:“唱戏的没有这个不成”。他就找旧市委体育卫生部三反分子崔月犁,经崔批准后,在八面槽特种药材公司买到了“吗啡”、“杜冷丁”。从此,走私变为公开,“后门”变成前门。就这样,把这些家伙们吸毒的犯罪行为,变成了“合法”行动。

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对这些反动艺人关怀备至,唯恐“吗啡”、“杜冷丁”被裘、马的老婆们占用,不能满足他们的需要,李琪、崔月犁下令,裘、马的老婆(均系家庭妇女)每天也扎几针。他们说是对演员的“精神鼓励”,“可以保证演出质量”。

裘盛戎开始每天扎“吗啡”七针,他老婆四针,共十一针;以后夫妇俩人增加到十八针。

马连良开始每天扎“杜冷丁”一针,后增加到八针。晚上演出前还得加一针,最多时每天扎十三针。

裘盛戎、马连良扎“吗啡和杜冷丁”,遭到革命群众的强烈反对,要求立即制止这种极端恶劣的罪恶行为。这时,三反分子李琪又出面为他们辩护,采取软拖的办法,迟迟不让取消。李琪说:“别人可以忌,马连良不成。”马连良不忌毒,引起广大革命群众的公愤。在革命群众强大压力下,李琪又推托说:“马连良排完《杜娟山》后再忌”。《杜娟山》排完后,李琪又一拖再拖,说什么“拍成电影后再忌吧!”就这样软泡慢拖,直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才被广大革命群众所制止。

6.荀剧团单干,资本主义复辟

我国国民经济暂时困难时期,在当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邓小平支持下,资产阶级吹起了一小股资本主义复辟的单干风。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的成员李琪、赵鼎新、张梦庚之流,配合国内外反华和资本主义复辟的逆流,在北京市文艺部门也刮起一股单干的妖风。张梦庚是单干的吹鼓手,发表了《民营剧团和国营剧团谁优越》的反动文章,为复辟资本主义鸣锣开道。

荀剧团单干:1963年,他们支持和鼓励荀慧生剧团由国营改为民营,恢复封建班主制,向封建社会大倒退.荀慧生称王称霸,自定工资1,800元,一般演员工资50-70元,相差几十倍。旧市委大力主持荀慧生单干,从旧文化局艺术事业费中拨款一万元给荀慧生,以资鼓励。

剧团革命群众坚决反对单干:荀剧团由国营改为民营,剧团革命群众,特别是敢闯的青年演员坚决反对,他们尖锐地指出:“倒退民营,这是反对当的政策,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单干户”四川之行:1963年荀慧生这个“单干户”到四川演出,旧市委统战部还专门给四川省委统战部打长途电话,要求四川省委大力协助,“保证演出”。这个“单干户”高抬票价,每张出售2.8元,大发其财。荀剧团的演出,剧目自由安排,于是宣扬封建道德、迷信、色情和歌颂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毒戏纷纷出笼,把社会主义的舞台搞得乌烟瘴气。荀氏剧团所到之处,遭到广大工农兵的强烈反对和不满,甚至剧团末到,群众反对演出封建戏剧的来信即至。

荀剧团再改国营,荀慧生讨价还价:1964年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和压力下,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被迫将荀剧团改为国营,但荀慧生讨价还价,其主子一再让步。先想方设法保留荀慧生的800元的工资,荀慧生到北京市戏剧研究所后,工资由几处发给,荀慧生大为不满,他向旧市委统战部告状,他说:“现在我混到要小钱的地步,这里二百,那里三百。”又把他的独眼女儿安排到京剧二团当演员。随后还把他的反革命分子老婆张XX(刑满释放后,同荀慧生结婚)也安排到京剧二团当“干部”,每月工资84元。这个反革命分子从1964年到文化大革命开始,她从不上班,但工费照发。革命群众对此十分气愤,强烈要求对张XX停发工资。剧团将群众的意见写报告向旧文化局请示,三反分子赵鼎新,恶毒地诬骂群众,他在报告上批示:“你们不要欺人大甚。”就这样,这个反革命分子就被长期包庇下来,长期每月照发工资。

7.包庇吴素秋,支持她单干

吴素秋在旧社会生活糜烂,台上演的男盗女娼,台下同伪当、政、军官员鬼混,干的还是男盗女娼的勾当。她本性不改,解放后仍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大头目之一罗XX明来暗往,打得火热,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样一个“烂菜花”,被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相中,视若掌上明珠。

吴素秋东北之行:1960年,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将吴素秋派往辽宁。辽宁省安排她担任辽宁省京剧院付院长、省人民代表、省政协委员,还特地为她修了别墅,配备小汽车,工资也提高到每月600元。

吴素秋逃回北京,旧市委支持她单干:吴素秋对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留恋不舍,和旧北京市委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连系,她从辽宁逃回北京,又投入这个修正主义集团的怀抱。其黑主子先支持她搞私营演出小组,下令国营剧团配合她演出,全部收入三、七分帐,即30%交国营剧团,70%归吴私有。这一反革命措施遭到革命群众的反对,她的黑主子又批准她成立宣武区民营专业新燕京剧团,工资定为200元。彭、刘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认为她的工资太少,为她叫苦,说什么“吴素秋现在靠卖衣服吃饭了”,企图给她增加工资,进行补助。

谎言代替不了事实,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小将抄了她的家,仅现金一项,存款即达五万元之多。

顶一下 (166
踩一下 (19
上一篇: 文革文献:触目惊心的高薪阶层
下一篇: 崔永元复仇记:从《大轰炸》到大轰炸

评论区

表情

共1条评论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