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信网、飞信家园、飞信空间、飞信同窗与您分享最文艺、最清新、最温暖的飞信美文、励志心语,用小清新的美丽图片来点缀这些文艺青年最爱的心语文字。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你印象中的大数据,可能是个高大上的先进产业。但对于某些大数据从业者,这不是个金饭碗,而是牢饭碗。

“爬虫爬得欢,监狱要坐穿;数据玩的溜,牢饭吃个够。”自9月份开始,一场迅疾浩大的风暴席卷了大数据风控行业,让整个行业如履薄冰。

9月6号下午,杭州魔蝎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疑被警方控制,CEO周江翔被警方带走调查。

同日,新颜科技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黄向前也被警方要求协助调查。

9月11号晚上,公信宝实体运营公司——杭州存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被查封。

9月12日上午,天翼征信的总经理、副总经理以及市场人员被警察带走调查。

是的,这家国企电信控股的子公司也未能幸免。

业界的其他公司嗅到风声,也都开始停止爬虫业务。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风控数据提供商聚信立

网贷平台也由于缺乏数据来做风控,停止了放贷业务。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一时之间,业内人心惶惶,不少人发出了疑问:“整个行业都快抓没了,这个行业要归零了吗?”

这个行业会不会归零,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这个行业即将走下神坛,再也不能高枕无忧地爬取我们的数据了。

     1     

你接到过这样的电话吗?

对方告诉你国家新出了政策,需要你配合注销你在大学期间注册的网络贷款平台账号;

你不以为意——对方却准确无误的报出你的姓名、身份证号、毕业院校等信息;

你清楚记得,自己从没有注册过网贷——对方告诉你,你的信息被人盗用了注册了网贷账号。现在需要你的配合,注销平台账号,否则会影响你以后的征信。

你开始慌了,并按照对方的指示,一步步下载好网贷平台——对方告诉你,注销的前提就是把各个网贷平台的贷款额度都借出来,清空额度。

于是你在各个平台借款,希望抵消额度。

恭喜你,你上当了。

9月9号时,广西南宁的一位财务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就这样被骗登上了热搜。短短2天内就被人骗走了7万多元。

有的网友觉得难以置信,“一个学财会的也能被骗?”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但是骗子可不管你是什么专业的。

受害者曾经真的注册过分期乐平台,对方对她的身份信息也了如指掌。

她害怕了,也相信了。

几个月来,类似这样的事情不断发生。仅在2019年7月第一周内,合肥就已经有52人受骗。

损失金额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仅河北邯郸警方发现的涉案金额高达200多万。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前几天,广州反诈中心已经出公告了。提醒大家注意“贷款平台客服”来电。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骗子掌握的信息,比我们想象得多太多。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你的信息已经被泄露出去了。

你也许不知道,大数据行业在普通人眼中高大上,但是由于现在落地的应用场景还不明确,目前最大的变现手段,就是卖数据。

也就是,把一个个现代人的数据,当作猪仔卖给下家。

他们和放高利贷的公司关系最密切,因为同样的数据,高利贷开价最高。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这些本来应该建设智慧城市、人工智能的公司,一旦把技术用来搜刮隐私,简直是降维打击。

比如,最简单的爬虫技术。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在各大网站抓取你的个人信息。有的网站信息多些,有的网站信息少些,但是通过多方对比,你的个人信息终将浮出水面。

先套取某外卖软件的电话号码,得到电话号码后四位;只要再套取某约车软件,就能得到中间四位数。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你也许会在不同APP使用不同的昵称、头像和密码,甚至会故意错开生日和居住地,但有些信息已经出卖了你:你的通讯录、设备识别码、手机号码、定位信息……而这些信息,在你注册使用APP的那一刻,你就已经轻易地授权出去了。

打包贩卖个人数据,已经成了一条庞大的黑产。

原本应该造福人类的大数据公司,也孕育出了一批害群之马。

     2     

大数据行业被查企业中,有一个大明星——公信宝。

它成立的理念,是要解决隐私数据被商业机构侵犯的问题。创始人黄敏强本人是技术出身,浸淫数据行业和互联网金融多年。“让个人成为自己数据的主人”,是他的口号。

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些数据还是进了黄敏强的腰包。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2016年,黄敏强成立了“公信宝”,不仅炒币还横跨了“大数据”业务。

在成立的三年间里,公信宝也成绩斐然。不仅有真格基金、天使投资人李笑来和硬币资本联合投资的千万级别天使轮投资,而且巅峰时期市值6.2亿美元。

在今年7月31日公布的《赛迪全球公有链指数第13期》中,公信链排名第五。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可以说,短短三年间,黄敏强要成绩有成绩,要金钱有金钱。

但是他一直没回答清楚公众心中的疑惑:大公无私的公信宝,到底靠什么赚钱?

2018 年1月12日,公信宝发布的个人移动端应用——布洛克城。这款应用概念是用个人数据来挖矿,获取加密货币。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挖矿”原本是比特币的一个概念,是用专业机器破解算术谜题、挖取比特币的过程。

但是在国内币圈的大佬嘴里,“挖矿”变成了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走路能挖矿、评论能挖矿、吐槽能挖矿、交易能挖矿……你要是APP里没个挖矿功能,不好意思在币圈混。

而布洛克城的挖矿,是通过个人数据来交换。比如绑定你的微信、支付宝、京东、学信网、手机通讯等个人数据,甚至还需要人脸识别等过程。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一旦你想取消授权,不好意思,算力就会下降。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这不就是明目张胆的的收集用户数据吗?

就在公信宝被查封调查的同时,一份《公信宝产品价格服务表》流传了出来。

上面详细标注了各项数据产品,以及相对应的价格。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2018年5月,创世资本创始合伙人孙泽宇发了一条朋友圈,把公信宝架在了火上烤。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黄敏强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孙泽宇。

双方交流后,孙泽宇表示:这是个误会,是自己不了解产品情况。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黄敏强辩解称在公司创业之初,就研发了一个产品叫智能数据的采集组件。

这个技术输出主要是提供给互联网金融机构的贷款APP,比如手机贷、拍拍贷、宜人贷等应用。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公信宝合作商户

黄敏强一直否认,但是公信宝门上还是多了一纸封条。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是非功过,任人评说。

     3     

较早之前被警方带走调查的魔蝎科技和新颜科技,也是业内知名的大数据服务供应商。

和公信宝一样,魔蝎科技的CEO周江翔也是技术出身。

作为浙大的计算机硕士,周江翔曾在UTStarcom、阿里巴巴、淘宝、51信用卡都干过技术开发工作。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在他的操作下,魔蝎科技短短三年间也是发展迅猛。

“2018年已经达到数亿级的数据调用量,为国内2000家企业提供了金融风控产品和服务。”

如果翻译成大白话就是:把数据卖给小额贷、现金贷公司。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一般友商的爬虫,是爬取用户的运营商账户信息,比如手机卡过往的使用时长、常用联系人、套餐信息等。

但是魔蝎科技就厉害了——支付宝、微信、京东、滴滴……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根据一本财经的调查,只需要用支付宝扫描一下登录“二维码”,魔蝎科技的后台就能爬取到支付宝用户的真实姓名、手机号、收货地址、近一年的购物信息,甚至详细到每笔交易的金额。

微信的数据也很详细,除了联系人、交易记录,连关注的微信公众号和自己是群主的信息都能爬出来。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但是自己爬用户的数据始终比较辛苦,于是魔蝎科技还研究出了“爬同行数据”的骚操作。

这种产品名称叫做“同业爬虫”,可以直接将其他现金贷平台的放款额和风控数据爬出来,这样就相当于拿别人现成的成果自己用。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别人放多少(贷款),我就放多少(贷款),自己都不用做风控了”

被一本财经媒体爆出来后,当时魔蝎科技COO张俊九在内部信中表示:

“未来2个月,我们将逐渐关停爬虫业务,同时会启动向已签约客户的赔偿机制。”

然而,就在今年1月初,《IT时报》调查魔蝎科技时,其一位产品经理还是提供了一份包含50余项数据的产品报价表,表中包括运营商、支付宝、京东、滴滴、网银账单、寿险保单等不同类型的数据。

买卖价格也堪称低廉。其中运营商数据提供一次0.1元、淘宝支付宝数据0.3元/次,最贵的是淘宝卖家数据2元/次。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魔蝎最牛逼的操作是,涉嫌亲自下场放贷。

根据企查查显示,魔蝎科技对外投资了一家叫做杭州信邦科技有限公司,而后者曾发布过现金贷产品信邦贷和现金分期云平台。

据蓝鲸财经此前报道,信邦科技为现金贷提供过服务。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更巧的是,不止是投资,两家的法定代表人都是魔蝎科技的周江翔。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一边薅数据,一边放贷,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还有人爆料,魔蝎连催款公司的活都干了,一鱼三吃。

按照常理,放贷公司都是赚大钱吃肉的,催款这种事一般留给黑社会小弟们喝汤。但是今年7月份,魔蝎科技的合作方百乘金科涉嫌暴力催收,并被调查。

仔细想想,也情有可原。

魔蝎连你微信群的数据都能搞到。把你三大姑八大姨、同学老师大群都炸一遍,不过是顺手的事。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尾声     

“你说的每一句话,发出的每一个声响都会被监听;只要有一点光线,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监视。”

这是小说《1984》里描绘的场景,却更像是身处大数据时代的我们。

我们已经习惯了对各路APP的权限请求置若罔闻,我们知道自己的手机号家庭住址根本不是秘密。曾经我们还会苦恼每天接到的骚扰电话,时不时弹出来的定制广告,但现在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们每天都在裸奔。至于衣服在哪里,我们无暇顾及。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但是,我们不是李某人眼中的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假装危险不存在。

我们只是没有选择——应该反思的,正是心安理得盗取我们数据的那些人。

大数据作恶,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是很难捉摸到的:我们既不认识这些敌人,更不知道他们在哪儿。

如果没有这波9月清洗,也许发生在黑暗里的龌龊事,永远也不会公之于众。

天下苦信息泄露久矣,我们只等一个伸张正义的契机,讨回属于我们自己的权利。

告诉他们:我们的隐私,不是你们发财路上的垫脚石。

爬虫玩得好,监狱进得早

我相信科技的发展:大数据,一定会给人类生活带来便利;我也丝毫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人心。

技术本身并无原罪,但是人心有。

希望他们走的越远,越不要忘记——当初为什么而出发。

(本文来源:软件定义世界)

顶一下 (1
踩一下 (0
上一篇: 中国的广告为什么都奇葩?
下一篇: “大衣哥”捐款140万上热搜:拜托你不要再做老好人了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