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信网、飞信家园、飞信空间、飞信同窗与您分享最文艺、最清新、最温暖的飞信美文、励志心语,用小清新的美丽图片来点缀这些文艺青年最爱的心语文字。

从于丹、周小平到陈果,为什么?

从于丹、周小平到陈果,为什么?

前些日子,网络上盛传曾经的鸡汤高手于丹终于坠下神坛,网民一片叫好声。后来,媒体上再也见不到于丹的声音和图像,连她的去向也不见任何报道。

于丹成名于10多年前,当时的言论氛围相对宽松,并伴随着“中国可以说不”的自信,国人对所谓“国学”热情高涨起来。但是,毕竟古文承载的那些东西,到如今,好几代人都没有受过这方面的正规教育,人们在现实中又几乎没有机会使用,绝大多数人对严谨的中华传统文化理解不多不透,接触最多也就是建筑、服饰、古装剧等这些外在的皮毛,以《论语》《史记》等为代表的古文典籍,绝大多数人敬而远之。因为,这些东西实在太难学了,也好像没有什么实际用途。

从于丹、周小平到陈果,为什么?

于丹应运而生,及时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于丹的解读中,以《论语》为代表的古文被通俗化、口语化、现代化、美文化,上过初中的人都能够看懂,听于丹讲课、讲座,好像也是那么一回事――-鸡汤式的道理一套一套的,只要不较真,就好象深受教育与启发,收获也很大。

不少人在于丹这里找到了自信――他们以为自己就此了解了中国古代文化,甚至掌握了以《论语》为代表的典籍所承载的中华传统文化精髓。所以,于丹风靡一时,其影响之大、之广,让那些在古籍皓首穷经的学者、教授们望尘莫及。

但是,于丹在网民的吹捧中忘乎所以,也过于自信,竟然把网民们的廉价喝彩当成自己学问深厚的依据,以为自己真的就是当今“国学”研究的重镇,也是最好的代表,时不时耍一耍大牌脾气,自毁形象。同时,于丹逐渐急功近利,不断扩大自己解读古文的范围,在功力不够之时,就只能凭借自己浅显的理解进行解读,以至最后把“国学”严重庸俗化、扭曲化,终于引起国民的极大反感。

于丹上升,是因为有关部门没有把她当回事,她也借着当年鸡汤流行的有利时机,出奇制胜。但是,当有关部门根据上面的好恶,要在传统文化中找到迈向未来、屹立世界的自信时,于丹庸俗化的古文解读就上不了正席――在煞有介事向外国领导人介绍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时,如果把于丹那么浅显的解读奉上,不仅会让外国人看笑话,甚至是有辱古人、贻笑大方。

时移世易,于丹必须滚落神坛,并禁声。

从于丹、周小平到陈果,为什么?

在于丹风光的末期,周小平横空出世。

周小平是网上非著名写手,曾论证过带鱼养殖业的兴衰(虽然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带鱼养殖一说)。在他笔下,美国简直弱不禁风、混乱不堪,一天天走下坡路,而且,他每次写文章都思如泉涌、污水横流,思接千载、胡说八道,始终把中国的所有坏事都论证为美国的阴谋。

另一方面,周小平的文章,总能把中国各方面的强大、伟大和厉害之处吹嘘得神乎其神,一些人看后热血贲张、激情四射,他也能够把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解读、解释得一塌糊涂,最后让人不知所云,不知所终。周小平自己倒是把智商税收得盘满钵满。

周小平的文章,先有观点再找证据,其思维混乱、逻辑霸道,论据胡编乱造,论述低幼愚蠢,写作技巧可笑而弱智,最厉害的是---他的文章又臭又长,稍稍有点头脑的人,肯定忍受不了。

但是,周小平以热爱祖国、鼓吹中国强大为宗旨,根本不和任何人讲道理,别人也没法和他讲道理,因为,正常的道理、基本的良知和敬畏,在他那里统统缺位。这种愚蠢和霸道,符合某个时期的政治需要。因此,他的文章水平再低下、再混乱,也会被人看中,更会被利用。

周小平的做派适应了全社会“厉害国”描述的需要,自然会受到权力的关注和加持。周小平出乎很多人的意料,高调参加了文坛最高级别的会议并发言,随后加官进爵,风光无限。

好景不长,特朗普上台后,满世界挥舞铁锤:谁出头怼谁,谁和美国对着干打谁,谁唱高调砸谁,不少国家因此受了伤,但受伤最重的是谁,明眼人都知道。在这样的背景下,再也不能喊“厉害了”的口号,必须放低调门,避其锋芒,不能让特朗普感到来自东方的巨大威胁,更不能让自己再被特朗普这个疯老汉、犟老头盯上。

这个时候,天天唱高调人必须偃旗息鼓,周小平迅速被边缘化。

从于丹、周小平到陈果,为什么?

陈果小姐,其实前几年就开始红火了。

当初,陈果授课、讲座的视频被放到网上,其面容轮廓鲜明,着装新潮,头顶复旦大学讲师的光环,曾经出国留学成为博士,研究领域又是基督教,而她授课的内容,却不再是于丹式的古文,而是现代版心灵鸡汤、哲思小语、人生感悟,更好理解,更容易被涉世不深的大学生接受。同时,这种观感,与人们传统印象中的大学老师的形象实在差距太大,取得了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因此,陈果迅速被人关注,并火了起来。

作为大学的“思修课”,很长时间以来,这门课并不受学生喜欢,因为其政治教育与输灌太明显,十分枯燥。陈果另辟蹊径,完全不讲政治理论、不讲严肃的思想问题,不讲正统的哲学课题,更不讲当前层出不穷的社会问题――她以自己的风格,将“思修课”庸俗化为另类鸡汤,竟然收到奇效。

作为一个大学生,“思修课”里理应学习如何实现个人独立思想,保持自由精神,明了社会责任,注重个人修为。而陈果小姐却把大学生们带到了如何看待并找到所谓的友谊、爱情、个人幸福,如何面对并处理黑暗等方面。她的授课,完全离开、甚至有意避免涉及当前的社会问题。

陈果式的授课,产生了出人意料的结果:她以知心姐姐、情感导师的模式,引导大学生们过好自己的简单生活,守住精致岁月,不要有那么多不满意,也不要有那么多愤怒,那些社会问题更不需要他们去反思、去呐喊、采取行动去改变,他们只需努力营造自己温馨舒适、淡然从容的生存氛围,并想方设法过好自己的生活,就是莫大成功,社会问题自有别人或者国家治理,与已无关。

所以,陈果的授课,意外地与有关部门对当前社会舆论的需求合拍:他们需要顺民,老百姓们只需要按规矩努力工作、生活,任劳任怨,而国家大事,自有人英明决策、成功应对,根本不需要普通民众参与,甚至不需要普通民众就社会问题发出不一样的声音。

人的双肩上扛着脑袋,总会思考;人的面容里,天生一张嘴巴,除了吃饭,还需要说话。但是,当今时代,国家大事不让普通人思考,也不必思考,社会问题、前途命运、发展方向等严肃而重大的问题,更不允许普通人操心、发声。那么脑袋和嘴巴怎么办?

陈果及时解决了这个问题。她把大学生们带入另一种看上去还很美的境界:那就是没心没肺、无视灵魂、庸俗琐碎的所谓“个人幸福生活”,这个领域里,那些说大就大,说小就小的问题,每个人都逃避不了,这里可以无限思考,也可以尽情言说,只要大家不再关心国家大事、也不再关注社会问题即可。

于丹因为通俗解读、庸俗化传统文化,并精心熬制现代鸡汤而走红,又因为其过于浅薄、功利,不符合执意向五千年传统文明中寻找“文化自信”的需要,而被无情抛弃。

周小平以对国家实力自信爆棚,并以胡吹牛皮、胡乱自戴高帽,极力贬损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而上位,却又因牛皮吹炸,特朗普发狠,形势极端被动而不受待见,终成鸡肋。

陈果的另类“思修”,把大学生们的注意力带入另一个人畜无害的安全领域,而被有关方面关注,又因为移动互联时代,民智初开,而被迅速识破,堕入尘埃。

其实,他们都不过是被提线的木偶,能够成为主角或者黯然下台,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事。即使他们不当这个木偶,也会有其他人被选为木偶,关键要看提线的人需要什么,而那些观众,永远被假设为可以被这些弱智木偶的表演所吸引。

幸运的是,民智已开加移动互联,人们再也没有那么容易被忽悠了。

(本文作者:狮子之桑提阿果,文章来源:狮子到赤孑;ID:gh_a645ddae450a,图片来自网络。本文由网友投稿,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顶一下 (0
踩一下 (0
上一篇: 这几种成瘾现象,正在悄悄废掉你!
下一篇: 再坚固的帝国,终有脆断的一刻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