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信网、飞信家园、飞信空间、飞信同窗与您分享最文艺、最清新、最温暖的飞信美文、励志心语,用小清新的美丽图片来点缀这些文艺青年最爱的心语文字。

蚂蚁的选择

★ 励志语录——爱的力量大到可以使人忘记一切,却又小到连一粒嫉妒的沙石也不能容纳。 ★

作者:杨瑛

原载《民族文学》2010年第7期

《蚂蚁的寓言》是我在高中毕业那年读到的一篇文章,它说的是,假设一些蚂蚁有了新的念头,想一生尽可能地爬得高。于是,它们开始在森林中寻找一棵树,大概它们都是选择离自己最近的一棵,它们不知道这棵树是高大还是矮小,它们只能这样,因为这个对它们一生最为重要的选择,恰恰发生在它们一生中最缺少经验和智慧的时候。爬上树以后,他们又开始在树的千枝百杈中进行一次次选择,他们的经验越来越多,他们的机会却越来越少。
毕业十多年后,当我和我的同学们都接近或已经三十岁的时候,我发现,我们就像一群忙碌的蚂蚁,我们也曾面对过整片森林,我们依然在面对树的枝杈纷杂……

云在青天水在瓶

“云在青天水在瓶”是一句中国的禅语,用它来形容陈的生活是恰当的。陈是我们班的“画家”,他总是一副乱七八糟的打扮和看似混乱的色彩搭配。他现在过的是闲适的生活:宠娇妻如玉,爱女儿如花。也许,他表面上的无为掩盖着某种深刻,也许,就像这句禅语说的:每个人本都有自己的位置,每个人也都应该各归其属。还是让陈自己说吧,对于他,别人说多了,也是废话:
我一直在找最适合我的位置。
两次高考失败后,我放弃了这条路,并安慰自己:大学是磨损天才的地方。其实,我能算什么天才呢?只是会画那么几笔画,它虽然使我侥幸地通过了报考美专的专业测试,却也基本上荒废了我的学业。
我也不能回家,我的家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它虽属于内蒙古大草原,却荒凉得一年四季很难看到绿色,而且,母亲那忧伤的眼神总像板子一样敲打着我,使我总想往外逃。那里最使我留恋的是我的奶奶,她一个字都不识,却充满了智慧,她用那没有牙的瘪嘴说:“孩儿啊,套马杆再长,也套不住天上的星星”。我多想做一颗星星啊,自由自在的,还能有自己的光芒。
可我不能做星星,我首先得解决吃饭的问题。我先去了一家广告装璜行。三年后,我从那里出来,我不想一辈子在别人手底下做事。我办了一个书屋,这个被我取名为“浅浅”的书屋,给我带来了好运气。
在这里,我认识了我的妻子小小。小小纯洁得像一篇童话。她长得像动画片里的小女孩,长睫毛、圆眼睛忽闪着。她看着我挂在书屋墙上的字画发出由衷的赞叹,她说我的服装乱得有章法,充满了艺术家的气质。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被人这么夸过,更何况是这么美这么纯净的女孩。在她的欣赏中,在我的心花怒放里,我们的相亲相近是非常自然的。小小是个柔弱的女孩子,生活能力很差。弗洛伊德不愿意让她的小女儿抛头露面,面对残酷的生活。我也不希望我的小小面对生活的艰辛。好在,小小也是个没有太多欲望的女孩,书屋足够我们维持体面的清贫。有时候,我也想把书屋经营得更具规模些,可是,我却感到我的能力有限,人家一个电话就解决的问题,我几乎跑断了腿,我可不想为了追求自己的目标而把自己给丢了。阿来说:“我是个傻子,不必要依靠聪明人的规矩行事。”我就用这句话,原谅了自己的无能。

在路上

冯大学毕业后,就在北京漂着。每次给他打电话,不是刚下飞机,就是刚上火车,像是一直在路上。
刚开始时,他的日子过得相当苦,租地下室,工作换来换去。没有收入的日子,只能吃最低价位的方便面。他无暇体验北京的绚美与现代,就在被污染得灰蒙蒙的天和栉比鳞次的高楼大厦中感到了压力。他的身影总定格在这样的画面:“每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非洲大陆上的羚羊和猎豹都要拼命地奔跑,羚羊要逃脱猎豹的追捕,猎豹必须追上那只跑得最慢的羚羊”。他在努力适应大都市的生存法则,渐渐地没有了辛苦的概念,也渐渐地滋生出了一点“北京人”的优越,他总这样说,不论是回顾过去,还是展望未来,现在的生活都是最好的生活。他不断调整新的目标,那种无止境的欲望,把他折腾得吃苦受罪,可他就像只适于战争的巴顿将军,喜欢在冲锋陷阵中显示智慧与才华。
女孩子中,他只喜欢伊能静,这不仅是因为伊长得漂亮,会唱歌,会写诗,会演戏,更因为伊能静说过:“如果我的欲念更深沉一些或者节制一些就好了,但我却又想,也不过是一次的人生,精精采采岂不更好。”这句话,一下子说到他的心坎上,可是,他眼看着伊能静结婚生子,而他还光棍一根。
但这丝毫不会影响他,他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保持着乐观的天性,坚强的耐力,年轻的心态和旺盛的精力,因为,永远在路上的人永远年轻。

哪个是西瓜

楚和我就像是一个座标系上互相映衬的两点,我们的生活是被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们看着彼此,就像看着自己的影子,所以,这么多年,我们也一直如影相随。
我们都是在规则中长大的灰不溜秋的孩子。我们学的专业是父母为我们精心挑选的,我们的职业是父母为我们刻意安排的,我们嫁的人是父母们相中满意的,我们生活的圈子是父母为我们设定的。我们该结婚时结婚,该生子时生子,总之,我们走的路是父母用爱趟出来的。
灰色是我们人生的基调,如果你把许多颜色混在一起,那就是灰,它容纳一切,但它不显示任何。
我们的脸上总是挂着知足平和的微笑,因为我们没有什么可以不满足的,我们什么力都没费,就过着衣食无忧的、令很多人羡慕的生活。
我们的日子总是呈现着温和的神态,但是,在那其中,却暗藏着我们的不甘心——我们的能力不止于此呀!可是,当机会来临,第一个选择退却的恰好是我们自己。因为在规则中长大,所以我们没有开创的勇气;因为在严教中长大,所以我们缺乏必要的信心。我们总是在关键时刻逃之夭夭,哪怕只有一丝风险,我们也会放弃,我们总在为自己选择安全稳妥的退路,甚至不惜放弃最本质的需要。所以,我们活着,活着,就活到了理想之外。
尽管在内心深处希望每朵花都尽情开放,但我们却选择了羞答答地开。我们很少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我们只借助别人的歌、别人的文章或写别人的文章来婉转地表达自己。我们看着彼此,互相充满了怜惜,因为只有我们,才能了解各自心绪上的闪躲。
偶尔,我们也会思考那个最核心的问题:此生要得到的到底是什么?可是,我们没有自己的答案。在年幼无知的时候,就希望有人告诉我们,哪个是芝麻,哪个是西瓜,可是直到现在,我们依然分不清孰轻孰重,散漫的、听凭自然的天性,使我们在重重的爱中,放弃和迷失了自己。
我们已经习惯并开始喜欢这种宁静的生活,尽管一半是逃避,但另一半,却是实实在在的珍惜。

两点间直线最短

王该是我们这群人中最有出息的一个了,她沿着做学问的路,一路艰辛却基本顺畅地走了下去,也许是因为两点间直线最短吧,她在我的同学中最早地成为了成功者——在北京中科院读博,也许,有一天,她会成为一个科学家,那是我们很多人小时候众多的理想之一。
她长得矮矮胖胖的,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她大学学的是生物,但她不喜欢小动物,不喜欢研究生命的奥秘,她几乎不喜欢一切,她只是喜欢学习。大学毕业那年,她第一次考研失败,她毫不犹豫地进行第二次。获得硕士学位后,她又开始读博。学校是她的避风港,只有在那里才能显出她的优秀。学习、学习、再学习是她进行自我拯救和提升的唯一方式。
去年夏天,在小镇的街上见到她,最醒目的就是眼镜后面那双无神的眼睛。女孩的年华是需要妆扮的啊,而她,却把美都给压抑了。她的面容是灰暗和苍老的,她的装束是普通和不得体的。她说:“唉!没办法的事。”为什么呢?她应该是骄傲和神采飞扬的呀!是因为不敢面对社会,她才一直躲在学校这个象牙塔里吗?
我的语文老师说过,没有与社会融和的文化是幼稚的文化,我不知道学术是不是也和文化一样,需要社会的积淀。我只知道,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首先应该是热爱生活,热爱科学的人。

金字塔的斜坡

我是在办公室的走廊上遇到魏的,那时,我们已经九年没见过面,这九年中的六年我们没有一点联系,他也许来过我住的小镇,我也曾无数次地去过他的城市,但我们都没见过彼此。九年,我们由很孩子气都有了几分不太地道的成熟,他说,长高了,永远是一副兄长样。
我还记得他刚转到我们班时,几乎敌视班上所有的人,他把父母因他早恋让他留级的不满与自己不喜欢留级生的感觉叠加起来,作用在我们班的同学身上,对我,却是例外,那是因为我们两家很有渊缘,我们两个的父亲毕业于同一个城市的同一所大学,又从那个城市一同来到内蒙的玲珑小镇。所以两家关系厚密,他总是摆出哥哥的样子,一直很照顾我。他那时对我说得最多的话是“好好学习”,我那时正陷在红楼、庄子、弘一大师的迷阵中,整天想得都是虚幻得不能再虚幻的事,他有一次说我:“弄得整个人没有一点人气”,他坐在我的后边,就用钢笔把我捅回人世中来,对我说:“好好学习”。
他的小女朋友,是他原来班级的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被人们叫一个很好听的名字,黄发带,他就被她紧紧缠绕着。在他全家都搬到市里后,那女孩就和他分了手。那时,他经常痛苦得不能自拨,写了上百首的爱情诗。所以,在我的记忆中,魏是一个天性非常浪漫的人。而现在,我面前的他,却有一张很冷漠的脸。他现在在一个市局做秘书,这次有个全市的会议在我们这个小镇开,所以他才会出现在我们办公室的走廊上。
对于他的职业,我是了解的。因为我的单位就有这样一个优势的群体。他们的工作几乎可以混为一体,但他们的命运各异。他们对待自己的事业,就像对待水晶摆件一样地小心。他们时而谨小慎微,时而八面玲珑,时而失魂落魄,时而青春飞扬,他们有让人捉摸不透的特质,有太多的复杂性,这是从政对他们的要求。他们一天工作25个小时也不知疲倦,他们在金字塔的斜坡上拼命跋涉,升迁起落是他们命运的主宰。每一次大的升迁变动来临时,整栋办公楼就会在悬念中变得寂静,许多工作都放慢了节奏,楼梯上偶尔的脚步声清晰可闻。但在寂静中,却依然能够感到剑拔弩张。
所以,我能了解,他的浪漫是怎样变得冷漠,他青春的面孔是怎样在费心挣扎中变得衰老,他定格在我办公室地面水磨石方格上的目光是怎样的复杂,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我只希望他能一直成功,否则,这么多年的隐忍和艰辛要拿什么来补偿。

后记:高中毕业时的选择决定着我们今天各异的生活。不论我们中是选择了参天的白杨,还是选择了低矮的灌丛,或只是仍在地上忙碌觅食、偶然向高处仰望的,我们都有了太多的压力和问题,好象对事业、对婚姻都失去了把握的能力。面对三十岁,我们有的是兵临城下的恐慌,是往事如烟的迷惘,我们曾面临过很多的机会和选择,但我们错失的永远比得到的多。就像那首古老的蒙古族民歌唱的:美丽的草原是我们的,肥壮的羊群是我们的,珍珠玛瑙是我们的,美丽的姑娘是别人的。不论我们拥有的多或少,我们总会发现,我们最在乎的正好是我们所没有的。在太多的时间里,我们拥有着随大流的快乐,可是在某个深夜突然惊醒的一刹那,我感到痛苦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我袭来:十年后,当我们四十岁的时候,我们真的能不惑吗,还是,我们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顶一下 (104
踩一下 (4
上一篇: 爱情
下一篇: 负暄的花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