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信网、飞信家园、飞信空间、飞信同窗与您分享最文艺、最清新、最温暖的飞信美文、励志心语,用小清新的美丽图片来点缀这些文艺青年最爱的心语文字。

周国平:人生的三个觉醒

    1.生命的觉醒    

在很多年前,我曾经收到一个读者的来信,肯定是一个孩子,他给我写了这么一封信,他说周老师,他说我读你的书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做一个作家、学者、散文家,在我的眼里,你是一个生命,在那里静静地诉说。我也是一个生命,在这里静静地聆听。然后再最后结尾的地方,落款的地方,他没有写自己的名字,就写了一句话,生命本来没有名字,我是……你是……。

我当时特别想给他回信,但是他没有留名字,也没有留地址,后来我用他最后一句话写了一篇文章,生命本来没有名字,我用这个做标题写了一篇文章,我觉得这个话说得特别好。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就是一个生命,以后你们当了父母以后你们就知道,看见自己的孩子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你知道生命刚来的时候是什么状态,非常纯粹的一个生命。但是后来随着我们走到社会,长大以后走到社会,可能我们越来越关注的不是自己的生命了,关注社会上的东西,权力、地位、财富、名声,这些东西我把它称为是生命上的社会堆积物。

我们在社会上生活,我们这些东西我们需要,无可非议,但是我觉得,真的是应该有一种清醒。要记住,你不能永远为这些东西活着,一辈子,你把你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争取这些东西上面,反而忽略了更多的东西,你的生命到底需要什么?生命在多大程度需要这些东西?我觉得生命本身的需要是很单纯的,但是这些单纯的需要可能是一些平凡的、永恒的需要,但是往往被我们忽略了,比如和自然的交流,和自然有一个好的关系,一个好的自然环境,比如说对于健康的需要、对安全的需要,还有自然情感的满足,这都是生命本身需要的。

我觉得自然情感的满足是非常重要的,是生命本身的需要。我经常回顾,我说我这一辈子幸福感最强烈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我觉得主要是两段时光:

一段就是刚进这个北大的时候。我进北大的时候刚满17岁,我是7月份生的,9月份进的北大。进了北大以后,那个时候正是青春期,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世界上有这么多漂亮的姑娘,更是觉得这个世界美好极了,人生美好极了。当时感觉有一件非常美好我还不太清楚的事情在等着我,一等就等了好多年。我们那时候是不准谈恋爱的,你们现在大概都要谈恋爱吧?但是我们那个时候要是谈恋爱被发现被批评的,如果发生了关系,是要开除的。这个很厉害的。我就是说如果允许谈恋爱,女同学都看不上我,因为女同学一般都比我大两岁以上。我觉得这个不重要,我觉得重要的就是当时你的感觉,你看什么都是用一种恋爱的眼光看的,恋爱的心情的看,你跟整个世界和人生谈恋爱,这种感觉很好,包括读书。

那个时候我读了很多书,读了很多爱情小说,爱情诗歌,特别喜欢《海燕》,读了大量的俄罗斯的作品。当时有一种阅读叫做青春期的阅读,这个青春期的阅读跟恋爱是很相似的,这是两个感觉,一个是单纯,一个是痴迷。青春期的阅读就是这样,非常痴迷。这个东西如果说在大学期间没有高中和大学期间没有这样一段经历,青春期的阅读这样的经历,我觉得非常可喜,可能你一辈子就不是一个爱读书的人。但是有了这个经历以后,你往往一辈子就爱读书。

同学们还没走上社会,走上社会以后你会发现社会的力量非常强大,那个时候社会上的东西,财富、名声、权力你可以争取,但是要保持一种清醒,不要把那些东西看成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那仅仅是个手段。目的是让你的生命有好的状态。如果争取这些东西让你的生命有坏的状态,那你就走错了路。生命的觉醒就是让人们通过堆积在、附加在生命上的这些什么权力、地位、财富、名等等这些社会性的堆积物发现你的自然的生命,要倾听你的生命的声音,要真正去满足你的生命单纯的需要,这是人生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你的地位,你最后在社会上再成功,但是如果说你生命本身的状态是不好的,情感是一团糟,也没有时间和自然在一起,也没有时间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我觉得你的人生并不成功。你争取这些东西,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你的生命状态好不好。这是生命的觉醒。

周国平:人生的三个觉醒

    2.自我的觉醒    

第二个觉醒就是自我觉醒。我们每一个人,不光是个生命,而且是一个独特的生命个体。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只有一个你。你这个生命也是不可重复的,你只有一个人生。所以一个人,我觉得一个最重大的责任,根本的责任就是要对你唯一一次人生负责的,对自己的人生负责,这是人要负的最基本的责任。一个人如果对自己的人生不负责,我不相信他是一个会对其他生命负责的人。因为你这一辈子怎么过都无所谓,这个事情可能会对什么事情认真吗?所以我想,自我的觉醒就是要认识到这一点,你的一次性的生命,独一无二的生命的可贵。你要做你自己的人生的主人,你的人生不能让别人支配,不能让社会潮流支配,你要自己来支配。你怎么过这一生?你是主人,你要负责任,真正实现你的自己的价值。但是要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

我们的生活往往是受环境、舆论、习俗、职业、身份等等制约的,我们经常是做别人眼中一个角色在生活,这种现象比比皆是。这个作为一个自己来说,自我独特的自我来生活,其实这是很难的。

首先,你要活出你独特的自我的话,这其实是很艰苦的,你要努力,随大溜是最容易的。其次,你作为独特的自我来生活,其实是有风险的。随大溜是最安全的。但是如果要独特的话,你就要经受舆论的谴责,要经受庸人的非议,甚至要承担失败的风险。但是我觉得是值得的。只要你想到你只有一个人,你死了没有任何人能代替你再活一次,你的人是不可重复的,如果虚度了,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安慰你,你想到这一点,你有必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吗?

最后想,尤其你们年轻的时候就要有这样一个信念,真正活出你的价格来,我相信老天把每一个人生到这个世界上来,都给他一点独特的东西的,你要找到这个独特的东西,把它实现出来,要过得跟别人不一样。

那么一个人怎么才算实现自我呢?怎么才算做了自己人生的主人呢?我觉得有两条标准:

第一,人生的态度上,你要自己做主。也就是说,要有自己的明确的、坚定的价值观。到底人生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你不要随大溜,跟随社会的潮流,要自己做出判断。把你真正认为重要的东西,你把它实现,不重要的随它去,不要睬它。这是很重要的。实际上就是你在人生,人生态度上,人生观上,你有自己的真正的信念。

第二条,在事业的选择上要自己作主。你要找到真正是符合你的禀赋和兴趣的,你真正喜欢的,能够发挥你的能力的那样一个领域,在这里发展自己,做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从中真正得到内在的愉悦,这个很重要,一个人要有振兴区。兴趣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如果是对什么都没有兴趣的话,它一定是一个非常无趣的人,而且他的生活也是一定非常无趣的。第一,他的生活是无趣的,他做什么都没意思。第二,你跟他相处也是无趣的,很乏味,要有兴趣。除了一般的兴趣你要找到自己特别的兴趣,我觉得大学生其实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这个。一个是你发展你的好奇心,你对各个事都要有兴趣,但是在这个基础上,你要找到自己的主要的兴趣在哪里。当然主要的兴趣以后也可能发生变化。但是我想,一个阶段可能能找到你相对的主要的兴趣,你一步一步往前走,这样的话你越来越丰厚。而且实际上也在朝你自己那个命定的方向前进。

所以,一个人有没有真正的自我,两条标准:第一,人身上有真的信念,真信念。第二,事业上有真兴趣。如果有了这两条,我说就可以判断,它是有真正的自我。

周国平:人生的三个觉醒

    3.灵魂的觉醒    

这是第二个问题,这是自我的觉醒。那么第三个觉醒就是灵魂的觉醒。我们讲生命的觉醒,你实现了生命的价值,让生命有一个好的状态,自我的价值,实现了自我的价值。但是总有一个问题,你那么看重的那个“我”,要实现他的价值,这个我觉得意识(音),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是暂时的,人生有没有超越短暂生命存在的恒久的意义,或者终极意义,有没有?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实际上我们就进入了信仰的领域。唯一的途径是把你那么看重的那个小我和某种意义上的一个大我把它沟通起来,你要寻找这个大我。让二者沟通起来,沟通起来以后,实际上,在我看来就是说,你身上有更高的自我它觉醒了,这个更高的自我是和宇宙大我沟通的,那就是灵魂的觉醒。

怎么样把小我和大我沟通起来?然后让一个人身上更高的自我,也可以说是一个精神性的自我,让它觉醒?人类历史基本上是两条途径,一个是信仰的途径,基督教世界有信仰,那个大我就是上帝。相信宇宙是一个精神本质的,这个精神本质用上帝这个符号代表。你让小我和这个大我,和那个上帝相同,自己的灵魂从上帝来的。灵魂的概念是基督教的概念,佛教是不称灵魂的。那么灵魂的概念,我觉得用汉语里面灵魂这个词很有意思的。灵魂,我们可以把它分成灵和魂两个字。魂这个字实际上代表自我意识,就是说人是能够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的,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独特的生命个体,这种自我意识,如果人类有这种意识,我们说这个人是有魂的。但是这个魂按照基督教的说法,它是从上帝那儿来的,他有个来源,神圣的来源。按照《圣经》的说法,上帝是按照自己的形象找人的,上帝是什么形象?上帝是没有形象的。上帝整个就是灵,就是一个灵,就是一个精神意义的东西。所以上帝按自己的形象来造人,就是上帝按照精神性的东西来造人的,灵是魂的来源。但是,人出生以后忘记了这个来源了,所以要让自己的魂和这个灵重新沟通起来,这就是信仰。那么基督教认为,信仰上帝以后,你这个魂被灵照亮了,你才真正有了灵魂。这是一个信仰的途径。

那么还有一个途径,我认为是哲学和佛教所不同的,佛教其实是一种很深刻的哲学。这个途径就是智慧,通过智慧来让自己的小我和大我沟通起来。那么按照哲学的说法,人都是有认识能力的,这个认识能力可以说是智,智就是代表人有认识能力。因为人有认识能力,所以可以把自己这个我和周围世界区分开来,这个也包括他人,可以把自我和他人区分开来,和环境区分开来,这就有了自我意识。因为有知所以有自我意识。

但是,许多哲学家包括佛教认为不能停留在智这个层面上,应该让认识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面。更高的层面是什么呢?就要认识到你这个自我,能够意识到自我存在的自我,其实是属于一个更大的一个本体的,那就是宇宙本题,或者说是一个大我。所以有一种说法万物与我为一,我和万物,宇宙本体和整个世界是完全一体的,和他是一体的,用佛教的说法就是去掉宇宙的封闭型,这个就是宇宙和我合为一体这个层面,就不是智了,是慧,就达到了慧的层面。所以智应该上升到慧,这个时候就变成了智慧。其实这个途径不一样,其实殊途同归,通过不同的途径达到一个共同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把你的小我和大我沟通起来,让你要认识到,你身上的精神性的自我才是人的本质之所在。要让他觉醒。

让这个东西觉醒,说小我和大我,这里面有很多哲学和宗教的问题,大我到底存在不存在,这个东西很难证明它,这是一个信念的问题。这个不重要,但是我们必须有这样的信念,就是人身上精神的自我是更重要的,我们的本质所在。达到这一点,其实从实践当中来说,有两个很重要的效果,一个就是可以让你的生活像内转化,你就会把内在的精神生活看得比外在的生活更重要。我觉得这是一个人觉悟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更重视他的精神生活,内在的精神生活。仍然可以到社会上做事,可以奋斗。但是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修炼你的精神。修炼精神的手段,通过做事来做人,无论做什么事情,你始终就走在那个走向你的那个精神目标的道路上。这个很重要。其实你真正想起来,你做多么伟大的事情?你在上帝的眼中都是很渺小的,上帝眼中就看怎么做人的,做人是最重要的。做的所有的事情都会随风飘散的,这个做人的收获是历久弥心的,这是一个收获。

另外灵魂觉醒以后,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你可以和外部的经历保持一个距离。你有一个更高的自我,我自己学习哲学,我觉得一个特别大的收获是什么?我觉得我好想有了一种分身术,我老感觉有两个我,一个我就是这个身体的我,在社会上活动,有时候受气,有时候很高兴,今天又站在这里讲话,你们很欢迎我,但是这个身体的自我在这里。但是此时此刻也会有一个更高的自我在看着我,一个精神的自我。我会经常感觉有一个精神的自我在看着这个身体的自我,看他再怎么做?然后给他一个规劝,你这样做是对的,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如果有问题,更高的自我就可以劝这个自我,不知道的自我就是这样。

所以一个人精神性的自我觉醒了,或者更高的自我觉醒了,他就会和自己的外在遭遇保持一个距离,不会完全陷在里面。一个人和自己的外部遭遇零距离是非常可怕的。零距离的情况下,再小的事情你也会无限放大,把它看得重要的不得了,看成是天大的事情。非常想不开,非常纠结。最后就死在这些小事上,死在小事的人太多了,为点小事就想不开。为什么?就是因为他身上更高的自我没有实现,完全被身体的自我支配。

(本文作者:周国平,文章来源:中国财经报)


顶一下 (0
踩一下 (0
上一篇: 知乎高赞:稳定的工作意味着什么?很多人都理解错了
下一篇: 已经是最后一篇

评论区

表情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访问本站!